丝瓜视频免费下载无限污安卓版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慕梓灵在下面急得跳脚,有些无措的大叫道:“不可以,叶子沐,别睡,不可以睡,告诉我,为什么会变成这样?为什么变成这样了还要救我?”

为什么……自然是因为要保护啊傻丫头。这句话叶子沐说在心里。

叶子沐眯着的双眸微微张开来,缓缓说道:“没事,就是太久没爬树累了,休息一会儿就可以下去了,在下面先把肚子填饱,等下才有力气走回去,要不然我才懒得带这个重重的拖油瓶飞回去呢。”

这人……还真是时时刻刻都能开玩笑。

慕梓灵简直要被气笑了。

却此刻叶子沐的玩笑听起来,却莫名的让人心疼。

慕梓灵吸了吸有些塞了的鼻子,一再强调:“我在下面等,好好休息,但是一定不能闭眼,也不能睡着。”

似乎知道慕梓灵在担心什么……叶子沐的视线往下面看去,苍白的嘴角勾起一抹笑,很不以为然:“就这么点高度,摔不死沐哥哥的,放心……”

却谁知道,话音未落,叶子沐嘴角的笑容越来越淡,到了最后几乎变成了透明,恍然间变得毫无生气。

最后,他的眼皮再也承受不住重力,缓缓地垂了下去,最终陷入了泥沼般的黑暗。

此刻叶子沐的世界一片昏天黑地,整个人无声无息,好像易碎的瓷娃娃,却又仿佛一阵风吹过来,他就会被吹下来一般,看起来让人揪心极了。

网络爆红模特 居家清新自拍

慕梓灵顿时惊慌无措,她红了眼眶,气呼呼对着上面大声叫嚷:“大奸商,快醒醒,我告诉,要是敢睡,要是敢摔下来,我就,我就……”

慕梓灵一边说着,一边着急地往四周扫了一眼。

然后,她趔趄着疼痛的脚步,走到叶子沐上面对准的位置下方,直接横躺在地上。

继而,慕梓灵焦灼带着哭腔的语气,却句句都有着浓浓的警告意味。

只见她手指怒气冲冲的指着树上的叶子沐,又大声嚷嚷道:“要是摔下来,我就躺在下面做的垫背,让活活砸死我,让白白救我。”

然而,不知是不是突然失衡的缘故,叶子沐的身体轻轻地晃动了下。

见状,慕梓灵心都提到嗓子眼了,但她还是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,真的做了垫背。

“这个不靠谱的大奸商,之前的事我还没找算账呢,快给我醒来啊。”

“大奸商,坑了我那么多,我要全部讨回来,要是摔下来,我找谁讨去啊。”

“大奸商,再不醒来,我就把树砍了,不,我要把它烧了。”

“叶子沐,不可以睡,不可以摔下来……”

“叶子沐,不可以……”

……

慕梓灵嘴里却不住地嚷嚷,企图唤醒趴在树干上那个摇摇欲掉的叶子沐。

她几乎是用尽了所能想到的威胁词汇,拼了力地威胁喊出来。

时间不知过了多久,也不知道自己喊了多久。

每每叶子沐的身体似有若无的晃动一下,慕梓灵的心都跟着提一下。

喊到了最后,慕梓灵觉得自己都无力了。

因为无论她怎么呼喊,叶子沐紧闭着双眼,再没动一下,但他整个人却显得有些摇摇欲坠,似乎随时都有掉下来的可能。

看着上面那一抹毫无生气的白,看着那一头倾泻而下的银发,随着微风凌乱飘舞,慕梓灵忽然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惊慌和无助。

她早该发现的,之前一头好好的墨发怎么说变就变,叶子沐一定是历经了什么。

明明叶子沐就在眼前,她却怎么都够不着他,救不了他。

大奸商,到底怎么了?

我想帮,可是我要怎么帮?

慕梓灵的眼珠子轻轻动了下,酝酿已久的眼泪终于沿着她的眼角缓缓流淌下来,顺着她的脸颊,沾湿了地面。

耗尽了全身力气的她,再加上饥饿感突袭,慕梓灵的意识渐渐开始变得模糊,慢慢开始涣散。

期间,她努力的强撑着,不断晃着脑袋,让自己不闭上眼,不让自己在这样的情况下睡着。

但是,她还是撑不住了。

最后,慕梓灵的嘴里下意识,却是无意识的呢喃了一句:“哥哥,要是再不醒来,我就哭给看……”

陷入深度睡眠的慕梓灵不知道,她这句无意识的细微声音,远比之前的那些威胁,管用多了。

因为在她闭眼的那刻,树上的叶子沐那鲜红的指尖微微动了动,继而是浓密的睫毛颤动了两下。

他醒了,被唤醒的,却舍不得睁开眼。

因为他感觉自己好像睡了一个很长的觉,做了一个很美的梦,耳边却不断传来叽叽喳喳的声音。

那声音虽然

叽叽喳喳唤个不停,却一点都不聒噪,很悦耳,像是跟着融入梦中,衬得他做的梦都跟着很美好。

叶子沐闭着眼,慢慢地回味着那梦,又回味了好一会儿那一道道在他耳边叽里呱啦个不停的声音。

然后,他缓缓睁开了眼,视线正好对上了躺在地上睡着了的慕梓灵。

耳边忽然又飘来梦中一道气急败坏的叫嚷声音,‘要是摔下来,我就躺在下面做的垫背,让活活砸死我……’

原来,那梦是梦,那声音却不是梦。

这个傻丫头……望着正下方的慕梓灵,叶子沐一双清明的眼底除了无奈,就是满满的心疼。

让人操碎心的小丫头,还真是一刻都不让人省心。

傻丫头,就算我真的被阎王拉走,也会让这个睚眦必报的讨债鬼给拉回来的啊!

回忆起梦里的那些对他不满的碎碎念……叶子沐惨白的唇角缓缓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。

原来,那声哥哥也不是梦。

哥哥……第二次听到了呢,真好!

叶子沐抬手捋出垂落在肩头的一撮头发。

银发已然渐退,渐渐染上了最初的墨黑,惨白的肌肤,也渐渐变得有了血色。

小灵儿,一次小小牺牲就可以找到。

一次不痛不痒的折磨,仍能护安好……很值!

日出日落,黑夜转白昼。

冬日的朝阳,温暖而美好。

慕梓灵是被自己咕噜噜叫的肚子叫醒的,却更是被一道很浓很香的味道熏醒的。

她醒来的时候,人不是躺在坚硬的地上,而是躺在软软厚厚的草堆上。

慕梓灵睁开眼睛,盯着上方绿油油的树荫看了片刻,想起昨天发生的一切,好像是梦又不是梦。

慕梓灵迷迷糊糊地眨了眨眼,下意识的想抬手揉揉眼,直接就发现自己身上盖着一件宽厚的白袍。

白袍上有着点点碎碎的血迹,清楚的告知她,不是在做梦,而是真实发生的……白袍的主人昨日无声无息的趴在高高的树上。

霎时,昨天发生的种种事情,犹如电影的画面回放一般,一帧一帧的在慕梓灵脑海里掠过。

画面掠到了最后,慕梓灵猛地坐起身,整个人都清醒了过来。

她怎么睡着了?大奸商人呢?

慕梓灵左顾右盼了一圈,也没有看到叶子沐的人。

就在慕梓灵准备扯开嗓门,大喊叶子沐名字的时候。

忽然,她眼前出现一只滋溜肥大的鸡腿,散发着腾腾热气,溢着阵阵让人垂涎的香气。

慕梓灵盯着那大鸡腿,怔了瞬间,然后下意识的转向身后,语气带了丝焦急:“大奸商……”

看到眼前的叶子沐红润的嘴角依旧挂着他招牌式的邪魅笑容,妖娆又迷人,莹白的肌肤中透着淡淡的红,一头乌黑黑的墨发,随着微风肆意轻舞,张狂又慵懒。

这个人……

慕梓灵怔怔的凝望着,就在她下意识伸手准备拿起叶子沐垂落于肩的墨发的时候。

“砰——”一道清脆而又响亮的爆栗,顿然在慕梓灵脑门上炸开。

慕梓灵呼痛一声,正要开口说话。

谁知,耳边先传来叶子沐一本正经,却这声音顿然让人有种想拍死他的冲动:“告诉多少次了,让别用这种仰慕又迷的眼神盯着我看,还看!”

慕梓灵心中那叫一个憋屈火大呀!

她揉着发痛的额际,恼怒的瞪着他,正要大叫不满:“……”

却在她发出一个音的时候,眼角的余光瞥见叶子沐几个受伤的手指,手上的血已经被清洗干净了,但伤口还是冒着一些已经干掉的血迹。

几个指尖上的红,一如既往的红得刺眼。

慕梓灵心中蓦然一酸,二话不说直接拿起叶子沐的手,托在手心里正要把脉检查。

“哟哟哟!这是干嘛干嘛呢,迷的盯着我看就算了,这还动起手来了。”叶子沐夸张的大叫,直接就要抽回手。

慕梓灵气势汹汹的瞪着他:“别动!我给看看。”

虽然现在的叶子沐变回了原来的样子,整个人看起来蓬勃生机,但是想起昨天那一幕,慕梓灵还是阵阵后怕。

谁知道这狡猾的大奸商会不会又从新伪装,继而再来骗自己。

所以慕梓灵牢牢的抓住叶子沐的手,不让他抽回。

叶子沐一脸的正经,故作嫌弃的大叫:“手有什么好看的,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吗?是嫁人了不用愁,但我还没娶妻呢,这要是让我未来娘子知道了那还得了?”

慕梓灵闭上眼睛,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强制压下心中一而再要被挑起的怒火硝烟。

但是,她却将硝

烟全部集聚到死死拉着叶子沐手的手上,白皙的手背青筋暴突,捏得死紧死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