幸福宝app草莓无限

“二楼的房间里面似乎是有什么声音?”尔莎·瓦伦抬抬眼镜,不解的问。

“不是什么重要的事,应该是我在楼上养的一条狗乱叫吧。”

“尔莎·瓦伦女士,真的非常不好意思,因为那条狗非常的凶狠,不听话,所以不能留您吃晚餐,等到改天一定亲自登门拜访!”穆真茹紧张的说。

穆真茹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,居然开始惧怕明绿萝的存在,穆真茹担心,明绿萝一出现,尔莎·瓦伦的目光通通让明绿萝吸引,自己再也不能入尔莎·瓦伦的眼。

“那行,那我们下次再见。”尔莎·瓦伦并不觉得穆真茹是在欺骗自己,同时尔莎·瓦伦怕狗,所以这个理由很有用的让她乖乖离开穆真茹的别墅。

等到穆真茹终于顺利将尔莎·瓦伦赶走以后,立刻前往二楼画室。

明绿萝在画室里面僵持十分钟,可是不管怎么努力都打不开画室的门。

在明绿萝打算打穆真茹电话的时候,门终于打开。

穆真茹脸色相当难看的站在门外,冷声说道:“敲什么敲,喊魂呐?有什么要紧的事情?”

明绿萝第一次见穆真茹那样凶狠的模样,有些吓得愣住。

穆真茹发现自己的脾气确实有些糟糕,只能重新转换一个语气说道:“刚刚有些不顺心的事,对不起。”

明绿萝想起穆真茹说她失恋的事,明绿萝觉得是该谅解谅解,于是连忙挥挥手说道:“没关系的,只是刚刚想去上个洗手间,所以有些着急。”

清纯可爱写真 安静中透着股呆萌

“那你快去吧。”穆真茹走到旁边,给明绿萝让位置。

等到明绿萝离开以后,穆真茹走进画室,去看明绿萝画的都是什么东西。

画的是一个穿西装的男人,男人穿着白色的西装,依旧只是一个背影,可是穆真茹清晰的知道,这个一定是盛云帆。

穆真茹的手紧紧握成拳,当下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肢体,直接一把将那画拿过来,然后狠狠的撕碎!

盛云帆是属于自己的,凭什么可以让明绿萝染指!

明绿萝回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画的那副画作消失在桌面上,还有不解的看向穆真茹。

“刚刚那幅画有些不符合今天的主题,今天让你画的是环境,并非是人物,所以重画。”穆真茹冷冷的说,然后离开画室。

明绿萝仔细一想,发现自己画的确实是错误的,所以倒不再纠结。

在穆真茹的别墅里,画到晚上六点,明绿萝离开穆真茹家的时候,盛云帆别墅的管家等在门口。

管家下车亲自为明绿萝打开车门,让明绿萝坐进去。

汽车平缓的行驶在马路上,管家在这个时候说道:“少夫人,少爷说是集团有些重要的事,需要出差三天。”

“刚刚结婚就要出差吗?”明绿萝秀气的眉开始微微皱起。

“这个——这个少爷是找不到办法,听说那个合同非常重要。”管家开始为盛云帆说话。

“那好吧。”明绿萝淡淡的说,明绿萝知道自己不是盛云帆心尖上的人,自然是找不到什么理由,要求盛云帆为自己做到什么都以自己为先。

结婚前所发生的一切一切,所谓的英雄救美,都是假的!

明绿萝在心中不断的暗示着自己,不希望自己对盛云帆动心!州市一座高耸入云的地标性建筑内,盛云帆坐在一张实木会议桌面前,听着各个高管汇报情况,男人生的俊美无俦,剑眉星目,只是在听到那些数据的时候,时而表现出

不满。

等到一场繁琐的会议结束,盛云帆打开手机看起来的时候发现居然十点钟。

明绿萝的生物钟一向都是非常规律的,想必这个时间段早已睡着。

新婚第一天,自己居然不在她的身边,怎么想都是怎么不对,等到这次出差过去,盛云帆想或许自己应该给她准备一个礼物。

只是明绿萝可不喜欢那些俗物,盛云帆一时间倒是真的想不出来,应该送她什么礼物。

高管们一个一个离开,会议室们,很快只剩下独自思考的盛云帆。

可是这个时候,会议室的门外传来轻微的开门声音。

盛云帆朝着声音发出的方向看去,看到一个容貌精致,身材曼妙的女人。

女人穿着一身豹纹的紧身连衣裙,让她看上去更加的火辣性感。

此刻女人匍匐在地上,像是一个母豹一样,一点一点朝着盛云帆爬过去。

盛云帆的眉紧紧皱起来,这个女人是谁,为什么可以来到这边的?

从前或许盛云帆对于这种花样是充满兴趣的,可是现在盛云帆看到这种东西,只觉得疲惫不堪。

在目光触及到这个女人的时候,盛云帆的脑海当中想到的是明绿萝的眼睛,明绿萝的眼睛清澈见底,像是一汪清泉不惨任何杂质。

“盛少,今天辛苦了,王总让我过来陪您消遣消遣。”女人弯唇妩媚的笑着说道。

说着说着,女人素白的手指搭在连衣裙的肩带上,只要再轻轻一挑那件连衣裙将直接掉落下来。

“滚。”盛云帆冷冷的说道。

许花挑挑眉,眸中充满不解,她对自己的长相是有自信的,很少有男人看到自己不心动的!

“让你滚,听不到吗!”盛云帆见到不走,提高音量呵斥道。

许花终于知道害怕,跌跌撞撞的朝着外面走。

“等等!”在许花即将走出会议室的时候,盛云帆却将她喊住,让她留下。

许花这次是真的不知道盛云帆到底想做什么。

“今年几岁?”盛云帆冷冷的说。

许花眨眨眼睛,似乎是想到什么,笑着开口说道:“盛少想的真是多,不会以为我是未成年吧?我今年二十三岁。”

盛云帆不和许花解释,只是想着年纪倒是一样,明绿萝今年同样是二十三岁。

“你们二十三岁这个年纪都喜欢什么礼物?”盛云帆好奇的问道。

“那自然是珠宝首饰。”许花理所当然的说。

“珠宝首饰除外,一定要新奇,一定要印象深刻!”“给你一夜的时间给我想想,明天给我答案!”盛云帆要求道。